先学后教 建构幸福课堂 ——赴大田县考察学习心得

作者:郭惠彬 发布时间:2017/09/21


先学后教   建构幸福课堂

——赴大田县考察学习心得

 

惠安县第三实验小学  郭惠彬

 

大田县2009年开始进行“先学后教·高效课堂” 的教学改革,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福建教育》等媒体多方报道,誉其为“中国教改‘小岗村’”。12月20日,福建教育学院组织我们省小学名校长培养人选,前往大田县开展教育考察活动。

    考察中,我们聆听了大田县教育局林镛局长的教改报告、大田县实验小学吴建玲校长的经验介绍,参加了四节语数课堂观察与评议活动,并和当地教育同行就课改的亮点、热点、难点进行互动、交流、探讨。

深刻理解教育  推进县域课改

教育家型的林镛局长谈到:大田县在整个县域推进“先学后教,高效课堂”的改革实验,并参与福建师范大学课程中心的课题研究,行政推进与专业引领让学校的课堂教学改革找到了动力与方向。

“先学后教”是在“先教后学”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先进的、科学有效的课堂教学模式,也是一种课堂结构和教学方法,它是符合新课程改革理念的。搞新课程改革,就是要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,变老师讲学生听为引导学生自主、合作、探究性学习。“先学后教 高效课堂”的基本结构为:“先学、后教、当堂训练” 三个主要环节,“自主学习、合作探究、汇报展示、质疑问难、当堂训练”五个步骤。课堂的最大特色在于变“课堂”为“学堂”,关注的是学生,优化的是学习活动。它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使学生愿学、乐学、会学、善学;它的关键是使学生学有动力、学有能力、学有活力。怎样指导学生自主、合作、探究性学习呢?“先学后教”教学模式就作了很好的回答。“先学”是自主学习,“后教”是合作学习,全过程都是探究性学习。不仅如此,这种模式还处理好了自主、合作、探究性学习三者之间的关系。课堂上,先让学生独立看书、自主学习,然后,教师检测自学效果,从中发现学生在自学当中没有学懂的疑难问题,这些问题学生个人解决有了困难,教师再适时组织学生讨论、合作学习,这时的合作学习就有了必要性,也有了合作的内容(自学当中出现的问题)、合作的目的(解决这些疑难问题)、合作的方式(更正、讨论、教师讲评)和合作的对象(同学、老师)。

“先学后教”,它既是一种教学模式,也是一种教学策略,更是一种教学理念。通过三年的探索实践,它在大田县实现了从形式走向理念,从移植走向重构,从个别走向群体,从经验走向制度。林镛局长自豪且自信地谈到:“一、二年级渗透,三、四年级过渡,五、六年级衔接,七、八、九年级养成,形成系统。用6年时间分3个阶段推行:2009年先试,2010年全面要求、重点突破,2012-2015年推进、初高中全面实现”。

临帖再到破贴  寻求个性突破

大田县实验小学吴建玲校长说,在推进课堂教学改革的过程中,学校本着先“临帖”再“破帖”和分层的思路,把课堂教学改革作为学校重要的中心工作,成立了由校长为首的研究团队,各处室主任、教研组长、学科带头人、星级教师等全员带头参与。研究团队分为6个指导组,每个小组包干教研组和学科,对集体备课和教案严格把关,经常随堂观课议课。指导组成员每周至少听2节课,而校领导每周则至少要听5节课。在这个过程中,要看模式落实得怎么样、学生主体地位体现得怎么样、学习效率怎么样,了解教师困惑并每周进行反馈。

  改革以来,学习成了教师们的内在需求。外出学习、团队学习、培训学习、专题学习等方式让学校领导与教师对课堂改革越来越有感觉。现在他们的研讨已经深入到一些细节之中,诸如学习目标制订、学习问题设计、实施过程中存在问题分析、学习小组建设、课堂评价及小组评价等,都是他们深入研讨关注的内容。也正是对这些看起来细小问题的关注,推动着新课堂的不断成熟。

  “第一阶段要建立模式,第二阶段要产生个性化模式,第三阶段要内化成学校文化。”校长吴建玲认为,通过实践,学校已经超越了艰难的“临贴”阶段,抛弃了“导学案”模式,进入了第二个阶段。她提出了并建立“裸读”的自学体系。所谓的“裸学”,就是让学生自由预习,自我确立学习目标、完成目标,并要求学生在课本上留下自学的笔记,即把自己的学习目标,自己的方法或想法、问题或困惑都扼要地记在书本上。这样,也便于检查了解学生预习的情况。让学生课前独立裸读能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,学生有更多的自主性与开放性,不受教师所给问题的束缚,更能自主地多角度思考问题、生成问题,做到课本放手让学生阅读,结论放手让学生概括,规律放手让学生寻找,知识结构体系放手让学生构建。

在课堂中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小组合作学习,当我走到学生当中参与他们的学习时,发现学生的表达流畅,见解独到,合作默契,训练有素,令人叹服。由于学生前面学得深入,说得充分,到了学习成果展示环节,课堂已完全成为了学生展示的舞台了。“先学后教,高效课堂”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,学生在激励、鼓舞和自主学习中掌握知识与技能,培养了多种能力。课堂上建立了一种民主、平等的师生关系,充满欢乐、轻松、和谐、合作和互动,自我展示、个性张扬。这样的课堂令人振奋。

小组学习不再留于形式,极大地提升了课堂的张力。小组不再是课堂的“花架子”,同学间自由表达和展示,互相接纳、包容、共享。组员之间,组组之间有考核,有奖励,有评价,人人参与其中,其乐无穷。小组长负责制,同学捆绑考核,共同进退。组内有成员“拖后腿”,组员们会想尽办法帮助他达标。防止学困生失去信心。实践证明,小组合作是消除两极分化的有效手段。

思索借鉴实践  建构幸福课堂

教育家杜威先生说过:“给孩子一个什么样的教育,就意味着给了孩子一个什么样的生活!”要让孩子幸福、快乐地成长,就要构建一个幸福的课堂。基于两节语文课堂观察,结合我校课改工作,我认为应从几个方面反思我们的语文及至所有学科课堂教学实践。

“阅读教学应让学生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,享受审美乐趣。”“如果老师不想方设法使学生进入情绪高昂和内心振奋的内心状态,这种知识只能产生冷漠的态度,而不动情感的脑力劳动就会带来疲倦。”因此,在教学中,要富有激情,要让学生进行思想的交锋、思维的碰撞突破,课堂才能灵动起来。要做到这一点,就必须尊重学生的需要,通过多种方式,以情激情,通过创设情境,巧设悬念,情感交流……改变“学生为了完成既定的学习任务,积极而不激动”的状况,避免“先学后教”的课堂走向程序化,过分的流程性。

“先学”获取的知识有明显的局限性,可能是正确的,也可能是理解有偏差甚至是错误的;可能是学生能表达的,也可能是真正只停留在“感”的基础上。在课堂教学中,教师的作用就在于根据“先学”的情况引导并纠偏,在“已知”处进行归纳,在“模糊”处进行澄清。就语文教学而言,“后教”必须把握的四个即挖掘词语理解的深度、拓展形象理解的广度、筑起文本理解的高度、降低文本理解的难度。通过探因、联系、对比、品味、归类、迁移等,为学生搭建一个平台,让他们俯瞰文本,从“云里雾里”中走出来。

评价是课堂里的魂。评价,让课堂充满生机;评价,让学生在认知冲突中找到正确的方向,激励性评价,让课堂不再冰冷、寂寞和缺乏人性关怀。在“先学后教·高效课堂”模式中,教师如果更多地直接评价到学生个人,忘记了他背后的团队,长此以往,明星展示现象越来越多,组长被架空,小组团队作用越来越弱,多数学生再次成了观众,课堂必将会遭遇更大问题。

 “生命课堂”是以尊重学生生命成长和个性差异为前提。我校通过对省“十二五”教育科学规划立项课题《“尊重学生个性差异,实施差异教育策略”实践研究》两年的研究,“承认差异、尊重差异、因材施教、利用差异,实现有差异地发展”,已成为我校破解发展瓶颈的最佳选择。进入实验研究的深入与成果的运用推广阶段,大田县、大田县实验小学的经验做法将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。


0
您还没有登陆,请选登陆后再评论
当前在线人数:1
登陆人数:0
评论数:0
闽ICP备10021292号

闽公网安备 35052102000022号